【綜合報道】北師大珠海分校十年來獻血人數超過10000人次

文章來源:  勵耘報      審核人:    時間:2019/05/09  點擊次數:   [ 字體:  ]  

勵耘報訊(記者:劉璐 麥佩琳 梁欣)每年的春秋兩季,總有兩輛醒目的藍色大巴停在圖書館門前。從報名、體檢到等候、抽血、登記,身穿紅色馬甲的志愿者和“白衣天使”穿梭在人群中。這是北師大珠海分校紅十字會連續第11年與珠海市中心血站聯合組織無償獻血活動。

自2008年5月起,校園內一年兩度的無償獻血活動至今從未間斷。十年間,我校參加無償獻血人數達11395人次,人均獻血量284毫升,總獻血量為323萬6806毫升,相當于900位成年人的全身血量。

 

聚沙成塔:傳遞愛心和溫暖

在12月19-20日的獻血活動中,我校獻血人數達801人,人均獻血量首次突破300毫升,總獻血量為242850毫升,約為54位體重60千克成年人的全身血量。短短兩天的獻血活動里,源源不斷的溫熱血液凝聚著北師人的善良和溫情。

許多大一新生將獻血作為自己成年的紀念儀式,2018級漢語言文學的陳浩田既是本次獻血活動的志愿者,也是初次參與無償獻血。他用“輕松、平靜和一點小小的自豪”來形容自己的初體驗:“醫護人員們很幽默,他們會用一些風趣的話轉移你的注意力,所以就感覺不到緊張。”

與此同時,學長學姐們也不甘落后。2016級休閑體育專業的張翔宇同學已經是第三次參加獻血活動,每次都捐獻了400毫升。他說小時候受家人主動獻血的影響:“獻血本身就是一件幫助他人的好事,我的朋友們這次約著一起過來獻血。”

“我今年53歲,只要身體狀況允許,我還能獻到63歲。”李軍驕傲地告訴記者他已經“捐獻血小板一百七十多次”。“我捐獻的屬成分血,每個月可以抽兩次,基本上48小時就能恢復。”

李軍的本職工作是公交車司機,休息日里就在市紅十字會無償獻血服務隊做義工。他注意到,盡管校園女生人數較多,但都很勇敢:“很多第一次參加的同學,剛伸出胳膊的那一刻有一點害怕,但最后都堅持下來了。同學們讓我非常感動,他們用實際行動傳遞了愛心和溫暖。”

牽手校園社團:“我們還能做得更好”

2008年,南國北師作為首批支持珠海市無償獻血的四所高校之一,率先加入到市高校無償獻血的先鋒陣營中。后來,每年的春、秋兩季,獻血車皆如約而至。

十年來,我校紅十字會與珠海市中心血站在溝通與磨合中建立了默契。珠海市中心血站獻血服務部副主任郝思文贊揚道:“一直以來,北師大有成熟的組織經驗,而且傳承特別好。”他說,紅會在組織無償獻血活動前,提前一周對志愿者進行統一培訓。一年年做下來后,流程分配越來越完善。還令郝思文印象深刻的是校紅十字會設計的紀念徽章:“這是全市唯一一所獻血后給捐獻者發放紀念徽章的高校。”

校紅十字會會長魯仲成表示,多年來的活動經驗已將獻血活動形成體系:“工作重點在于前期準備,我們會主動聯系珠海市血站預約獻血日期、計算與上一期的獻血活動是否期滿半年、設計宣傳、開設志愿者獻血培訓等。”他表示,不僅是學生,教職工也熱心參與獻血活動,“校警叔叔們非常熱情,我們每次的獻血活動,他們都踴躍參加。”

2008至2018年,我校無償獻血人數總體呈波動上升的趨勢。從2008年至2012年間單次獻血人數圍繞450人次上下波動,2014年突破600人次,再到近兩年來單次獻血人數兩次突破900人大關,而在2016年僅秋季單次獻血人數直逼1000人。

校紅十字會亦對自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“在統計分析捐獻者時,我們發現今年大多是第二次獻血的同學,可能在宣傳方面存在不足——本意是瞄準大一新生,但效果不明顯。”魯仲成說,“我們下一次還能做得更好。”

高校成獻血主力:多點開花,屢創新高

1998年,中國正式實施《中華人民共和國獻血法》,至今僅走過20年。相比國外無償獻血超過百年的經驗,中國開展無償獻血的經驗尚處于成長和發展階段。

對無償獻血活動的支持上,高校學生群體展現了出當仁不讓的姿態。“每年獻血都是有季節性的,一般情況下春季和秋季大學生是主力。”郝思文告訴記者,高校學生并非在進入學校后才開始認識無償獻血,而是在這之前通過社會上的宣傳早就有所了解。“大多學生只是進了學校后正好年齡滿18周歲了,他便積極來參加。所以高校學生對善良和愛心事業的認識是很超前的。”

據郝思文介紹,高校整體的獻血率在5%-10%左右。相比街頭獻血以重復獻血者為主的特點,高校學生的首次獻血率呈高比例。“街頭獻血點較固定,人群以周邊社區居民為主,而在高校采血的新人占6到7成。”

記者從珠海市中心血站針對市內11所高校的統計數據了解到,2018年共有9848人次在高校內參與無償獻血,總獻血量達2735231毫升。同時,當年北京理工大學珠海學院、吉林大學珠海學院、廣東科學技術職業學院三所高校單次獻血人數破千。

針對高校無償獻血人數“多點開花、屢創新高”的現狀,郝思文推斷這與人們的生活條件、醫療衛生條件都有緊密的關聯:“捐獻者的身體情況要達到要求才能獻血,”他感慨道,“人們的生活狀態和生活水準慢慢提高,改善營養、身體狀況達標,這會直接體現在一個大學的獻血率里。”珠海市中心血站質量管理室主任蘭竹對高校獻血也給予期望:“從響應度、積極度、采用血液的合格率來看,大學更高一些。”

 

無償獻血痛難點:基礎教育介入較晚

自國家開展無償獻血20多年來,無償獻血參與度不斷提高的同時,卻也面臨著基礎教育缺失獻血意識、無償獻血與傳統觀念的沖突和對無償獻血的誤解等問題。社會大眾對無償獻血普遍的誤區、基礎教育缺席無償獻血知識,也折射到高校學生身上。

采訪過程中,當被問及對無償獻血的了解程度時,許多同學表現出迷茫。獻血300毫升的2017級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專業的鄭希哲同學坦言:“我知道獻血利人利己,但具體是什么,其實也了解不多。”

據記者了解,校紅十字會給成員科普相關知識,但在平時校園生活中,同學們系統了解無償獻血的渠道卻十分有限。

除無償獻血在基礎教育的宣傳普及不到位外,郝思文透露,過年期間的血液儲備量向來是全國血站的“痛點”,傳統觀念使得大部分人不會選擇在過年期間獻血。

“血液在血庫里只能儲存35天,北師大是本學期獻血的最后一個高校。而年前外來務工人員請假、學校放假,天氣也非常寒冷,街頭獻血量少。所以在這段時間里,整個城市幾乎沒有血液來源。”與此矛盾的是,過年往往是用血高峰。“我們會啟動公務員體系、部隊武警還有醫院的醫護人員來獻血,做過年期間的血量儲備。”

現實中的難題使得郝思文對基礎教育的重要性有了更深的感觸:“學校教育很單純,學生們關注點的集中度非常高。但當走出社會時,很多宣傳是無力的。比如公交站的無償獻血廣告,其實路人并不會轉換為獻血的意愿和動力。但是基礎教育很有力量。”

張翔宇認為,普及無償獻血放到大學階段為時已晚,“這些生活類的教育應提早放到校園,讓大家知道獻血的好處和重要性,畢竟血液就是生命。


原文刊載于237期《勵耘報》A4版

 

勵耘報記者:劉璐 麥佩琳 梁欣

責編:楊雋